沅陵民俗-悠悠龙船二 - 中国龙舟协会官方网站

  1. <rp id="x72x6"></rp>
    <cite id="x72x6"></cite><rp id="x72x6"></rp>
    <rt id="x72x6"></rt>

    首页 >> 协会公告
    精彩图片
    【组图】2018中华龙舟大赛长沙芙蓉站圆满收官
    [组图]新赛季开门红 2018中华龙舟大赛万宁打响
     
    联系协会
    地址:北京崇文区体育馆路9号
    邮编:100763
    电话:010-67128832
    传真:010-67133577
    邮箱:zglzxh@126.com
    沅陵民俗-悠悠龙船二
    2007-06-27 12:28

    两大观点

      老人说:“红龙属火,黄白龙属水,水火难容。”因此,沅陵人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龙船观点。
      以中南门为界,上游多是红船,故而人也属红龙观点。下游多是黄白船,故而人也属黄白龙观点。
      红龙胜了,上游人若颠若狂,唾沫足以将黄白龙的人淹死。黄白龙胜了,若疯若痴,爆竹声足可以让江水倒流。
      “红龙”吼:“白龙白,一船鸦片客”,“红船红,一船赵子龙”。
      “黄白龙”叫:“红船红,一船烂蜈蚣”,“白船白,一船真豪杰”。
      龙船划完了,沅陵人有一半喉咙哑了。
      一妇女看龙船,拼命地喊:“攒劲!攒劲!”由于用劲太大,把腰给扭了,半个月做不得那个好事。留上一句俗话:“船上人不着急,岸上人挣断腰。”
      两老口,男人是红船上的人,婆娘是黄船上人。一年,为争红赢还是黄赢,两老口吵翻了天,男人打锅,婆娘砸灶,一屋坛坛罐罐打得稀烂。直到龙船划完半月之后才和好,重置家当。
      以后,每到五月,婆娘便回娘屋去住,等到龙船冷火才回,年年如此。虽然回来后还要争上几句,总比气头上软和一些。
      现在只要哪家吵了场伙,解劝人就半开玩笑地说:“吵龙船架吧!”
      一位老人,无子无孙,养了几只下蛋鸡。自己却不吃蛋,蛋钱存了一年,看龙船时进城换鞭炮,家乡船每羸一次,放鞭炮一挂,直至放完。输了,在回家的渡船上偷偷将鞭炮倒入水中,连同他的喜悦一起淹没,回家后不再出门,天天数新下的蛋,默默地等待来年。


    三大流派

      前些年,沅陵的龙船基本上是两大流派。一是以洲头渔业队、潮瓦溪、立新为代表的红龙体系。他们举红旗,披红衣,裹红头巾。近看一条龙,远看一团火,人众船多,经常参赛的就有十七八只。
      他们用桡的特点是握桡手心同向,划时上手过头,上臂入水,桡片跟船帮成三十度角。手腕灵巧,善用腰劲,上桡敏捷,抽桡轻巧,频率较快,启动时喷起一船烟雾,恰似“雪花盖顶”,“出马枪”漂亮,常以先发制人,人称这种风格为“飘飘儿桡”。
      二是以蚂蝗头、河涨洲为代表的黄白龙流派。这个流派以黄龙居多,约有七八只船。他们身着黄衣红头巾。远远看去,黄衣如叶,红衣如果。白龙虽少(约三四只),却有河涨洲老白龙独挡一面。虽然近两年来名落孙山,但虎威犹存,实力尚在。他们和黄龙特点差不多,握桡上手心朝外,下手心朝内,推拉结合。桡片吃水比红龙更深。启动的前几桡半身入水。桡片和船帮几乎成垂直状。动作深沉、泼辣,桡片的把端直立头顶,好似“丹凤朝阳”,有翻江倒海之势。出船稳重,气势压人,“出马枪”虽不及红龙,但奔岸有力,常以后发制人。可惜频率太慢,这种风格被人称为“抠抠儿桡”。
      “抠抠儿桡”决定了黄、白龙厚重、雄浑的锣鼓经。尤其是河涨洲白龙,鼓大无比,常以二人击之,地动山摇,起到了壮大军威的作用。
      赛时,黄、白龙善击锣鼓边:“课、课、课、课课……”直到离岸几十米才动用大鼓:“砰、砰砰……”这种击鼓法可以给已经疲劳的划手以强烈的刺激,难怪黄、白龙奔岸如此凶猛。
      近几年来,城里各机关也划起了龙船,他们举花旗,或红绿搭配,或红白相间,或黑、或绿、或蓝,为古城龙船增添了异彩。他们进步迅猛,划军突起,多只船曾多次杀入决赛圈,并一举夺得大赛之桂冠或大赛的亚军。形成了以电厂天牌船、城中白船、运输社蓝船、木材公司绿船为代表的花龙流派。他们既吸取了红龙动桡块的特点,也吸取了黄白龙下桡吃水深的长处,动作简捷实用,没有花架子,一切顺其自然,形成了独特的“顺水桡”。
      另外,他们创造了第三种锣鼓经,两鼓一桡,相当二四拍的进行曲,一强一弱,强拍下桡,全船划手只听锣鼓,不看“引水”。因此,锣鼓就是指挥。即便是不会划船者,只要懂得节奏,就不会划乱桡。这一重大突破可以说是今后龙船改革的必由之路,也是红船、黄白船能否再上一层楼的根本问题。


    三个“半月”

      从四月中旬到五月十五,沅陵人准备了半个月龙船,赛了半个月龙船,好像还没有过足瘾,他们还要谈论半个月龙船。
       五月十五,各龙船收水上坡,沅陵的村村寨寨、机关单位、工厂学校、街头巷尾只有一个话题——龙船!
      “×× 船赢了,划头桡的婚事终点站于定下来了!”
      “ ××船输了,划头桡的婚事终于下来了!”
      “×× 船输了,八桌酒席无一人沾边,全倒在河里去了!”
      “×× 船赢了,摇头旗的升了副村长了解!”
      “ ××船输了,艄公好久没看见人了!”
      “红船赢了,太阳多,要天旱的!”
      “哪里!黄船赢了雨水多,谷子再多也要霉烂的!”
      “龙船呀龙船,你害我多花了好多酒钱!”
      “龙船呀龙船,你害我好久没和老婆同床了!”
      每天后半夜两点,沅陵城乡稍稍安静下来。
      远处的吊脚楼里传来妇人们哄小孩的声音:“冬,冬,冬,单单,冬,冬冬,单单……”
      了了, 有人说:”屈原——诗魂!“
      我说:“龙船——沅陵人的魂!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(责任编辑: 裴超)

    关于华奥星空 - 隐私保护 - 广告服务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
    中国龙舟协会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华奥星空(北京)信息技术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

  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:0105094 发证机关: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
    ICP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08号
    客服及报障电话:010-67158866-800 客服及报障邮箱:operationcenter@sports.cn
   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,三级4级全黄,日本视频一区在线播放,五月天丁香婷深爱综合网 网站地图